很久的久了,刻章的事再也沒有餘興製作的心。這自從對於水墨繪畫轉了方向後,章便也沒有機會再予以使用,刻章更無需求了。


這一天受委託刻了一方章,「張濟雅」的姓名章。他說他會使用在落款上面,於是送他「印章」是合用的。


刻刀有鏽了,在前一天時已稍磨利一些。字典許久沒翻動,才發現以前已經排好構圖的文字草圖都沒有刻。



很多事情在以前都是常做的事,只是時間的人事物做了一些更改,常做的事也隨著改變。當時刻章是為了繪畫落款的使用,因為古人們將詩書畫印稱做四絕,這些文人畫士都將這些做為追求,因此繪畫者也需要學習治印能事。我也不免俗套,以為繪士都須如此,刻印便也成為工作一般。只是,刻印的時間並未像繪畫一樣,僅是點綴的性質,當然所花費的心力不能比擬的,這印章就只是玩票餘興罷了,同樣也刻的並不好。


古時候的人玩物,印章便是玩物的對象之一,尤其是文人繪士,章印可是昂貴的寶物。章的玩法就在於印的動作與形式,任何事物與紙有關係的,章印便是需要。章多數使用是在於身份,隨時將印繫在身上,但這些動作只有那些文人繪士們會做的事。因為,這些人多餘交際賞玩,隨時隨地的題字畫畫,而章印便隨即的派上用場,以供落款紀錄。我曾也學習,自刻了一小方章,方便繫在身上,但並無能力隨時隨地的題字畫畫,所以章只是自以為好玩而已。後來這一方章在某些使用的狀況下遺失了。


古人用章用的可多,用姓名私印、用堂主別號、閒章雅號,用在落款書畫;藏書鑑賞、戒指穿戴,用在出外方便;還有書簡封書等,用在公文書信.....。現在,用印的少了,只有用在姓名章的使用而已,而這種玩物的方式還是存在,就在現代的水墨繪畫者身上才看的到。


刻了這一方章,花了些時間,又練習了一下以往的功課。由於章小,印石脆弱易崩,手的力量與刀法需要有些技巧控制。操刀之前就讓自己深呼吸沉澱下來,把心寬鬆,讓自己容易集中精神。我習慣放一杯茶水在旁,用享受的心情處理這一件工作,也會在空地上走來走去,調適工作的情緒。等心情確定後,才開始操刀。


這一次較為生疏,在第二個章時,心情較為浮躁,趕著時間快快結束。於是,濟雅這章便崩了二次,從邊崩壞。這只怪心急趕著時間,重刻第三次才刻好。







養樂多木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