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工中的場景


  我得批評,因為我總希望建議最適性的設計與型態,但總有被接受的落差,即使良好美意的理論邏輯。


  一個工作總是這麼多與繁複,造形為了功能,師傅卻為了工法傷腦筋。不過現在的工都以包覆的方式製作,縱然有再好的「造形」,也已經不像傳統的木匠工藝的製作了,而價值也不復過去。


  這場將要完成,不過並沒有特別紀錄,因為許多後續的增加不是透過我的建議選擇,就像是燈具,不合預設的設計想法。現的我也正在擔心窗簾的選配,因為主人自己選擇,會以喜歡做考慮,而忽略整體的諧調度才是前提。


  顏色基本上已完工,用了淺藍色的配置,是我的意見,不過任何顏色都無妨,但唯一的限制是主人像多數人一樣,同時是中年人,害怕深色與顏色的習慣,對於情緒的視覺感受無法理解,所以只用可以接受的色彩。不過這說回來,主人已經有很大的接受度了,像回字的天花板與間接光都被我阻礙了使用,因為主人與其他人一樣受到多數裝潢的影響,製作總想以裝潢味與壁板來裝飾,但卻都被我說服了,而以簡單一些保留原來的牆,讓家具是家具,牆是牆的分別,這樣居家裡的空間不會有很多家具的擁擠感覺,而可以多一些簡約的效果。


  不過開放的大雖大,還是要有活動使用的可能,而不是大的沒有功能只有大空間,還大到電視機前可以當舞池與走廊,或者大到家裡只有四個人,卻有八人座的沙發椅組,那就大而無當。


這是玄關的魚缸。我極不建議包覆的木作,即使是造形,對於居家的調性也不是很適合。同時,這也是主人極力風水的需求,說是某風水老師的建議。



  木作的方式裝潢總有讓人誤以為很整體的感覺,在美的形式中這屬於最簡單的「統一」形式的作法,就像是制服一樣的觀念,很容易就達到一致性。有些人以為這是諧調,不過對於美術形式而言,這不是「協調」或是「調和」的作法。


  將材料統一是不好的方式,因為對於質感的處裡是沒有多玩與變化,而「統一」是形式中很忌諱的,因為容易呆板與制式,忽略了不同材質與空間不同,或者功能實用不同應該有所區別。但這並非「統一」形式不適用,而是會視乎空間實用與屬性的不同,就像是需要管理的場所就會使用「統一」的形式來製作。


  不過我也常建議此方法,雖然我極力不願意,但有些真的要以此為主的空間與要求者時,我還是會建議了這較不具人性的形式。



 開闊的開放空間是我極力建議,而這作用是基於空間可以得到較多的可能活動,同時也可以使空調多一些循環的空間。這觀念得到很多接受度,是使人開心的。為了活動的可能,家具也是非常刻意的減少,不阻礙居家活動的可能,同時也交流收納管理的方法,讓空間不受家具的過度障礙,卻同時可以享受家具呈現的視覺。當然,這些家具是以結構體來看的,所以有區隔區域的作用,但並不想隔間出二個空間,使一個開放空間縮小了使用的活動限制。


由於天花板並不高,櫃子變成調節高度的作用了。我故意將過去時常使用的方法,刻意將櫃子延長至天花板裡面,讓天花板也是一個空間,使人的視覺感可以從櫃子的身長得到天花板的空間是延續的。從數年前用了這方法處理視覺高度,以及天花板內延伸出窗簾後,已經看到很多這樣的作法了,不過應該很多人不知道這樣衍生的作法是啥理由與觀念的。


隔間可以分別是區域或者是還是房間;家具是開放空間隔間最簡易的方式,也是多實用空間的作法。


這是二個兄弟的房間,不得以使用了上下的高架床,但同時也將床頭位置做層板架的收納處理,幫助二個人使用空間的可能,增加多一些時用空間。牆壁也使用藍色的。


  油漆已經做完,空間感已經出現了,不過我還沒完全從他們的過程記錄下來,只因為忙碌一些與預設的不是全由我發想,所以遲遲的沒收集起完整,只有一些施作時的紀錄。

養樂多木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