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柴人-騙子的真實空間 火柴人


 新店崇光社區大學的【居家創意空間美學】課
  這一週要來欣賞由尼可拉斯凱吉主演的電影「火柴人 (Matchstick Men)」。這是描述患有精神官能疾病(強迫症)的現實空間,也是因為如此所以選了這電影來欣賞。
  電影的空間就如現實一樣,雖然是為戲劇的視覺而呈現,但戲劇的場景是需要隨著劇情與人物而設計,將戲劇的視覺與人物作加強語言的作用,因此空間的設計有其附屬的重要性存在。
  在這看似是戲劇的視覺空間,其語言是為戲劇而生,但在一般的現實生活的空間,使用者往往也會有形的、無意的會呈現出自己的個性與語言於該空間裏,也會呈現出自己的空間語言。
  這好像業務銷售的教授一樣,會將觀察人的技巧運用在該空間的使用者,旁測左敲的去理解該空間的人的習性、個性等訊息,作為人際或企圖的理解與方法,也就是觀察的技巧。
  所以,空間不僅是使用,而且還會傳遞使用者的心理與語言;所以空間不僅是戲劇,還是每一個人會做為傳達使用的語言。
因此,我們看電影來學空間的設計。



  這麼簡單的事不就是因為會演戲與口才,當然重要的是良心要放得下,所以騙子才能得以行騙維生。只是,人的一生當中不也是常在「行騙」,騙自己以外也無意或有意的幌騙其他人,不管是泯滅或者善念都是讓自己行之有理與信念維持。


  說這種話題太沉重了,因為這關係著複雜的人性因果的問題。不過,我們看這部片子是有其目的,雖然是在於空間設計的認識,但對於「人性」的部份還是有其需要的連結,因為空間設計或著戲劇設計空間時,都是呼應人性的需求而呈現的,所以看似空間而已,但卻蘊藏人性的語言在裡頭,這也就是所謂的空間語言。




  除了對於人性上空間的對應外,片子的空間設計還有一個很重要的要素存在,是所有空間都勢必需要的設計,也就是窗戶與光線的設計,當然,劇情的需求加強了這一部分的特色,強調光與心理的關係,以及窗戶設計的功能原則。只是,看過這片子的許多人,是否也注意過這「窗戶」與「光線」於人的生、心理的影響層面呢?



  火柴人是部充滿人性心理語言的一部戲,尤其在空間設計上,完全呼應主角的個性與心理。在現代人的生活步調與生存問題,許多人或多或少都有這一方面的官能症憂慮,只是在於量的多少與紓解得宜。


  我們也都有這樣相同空間的面對時候,每個人在各自的心理問題時,窗外與室內的同時處境時,這種心理的意識曾想了啥麼;複雜的回憶與現實勾起了潛在的真實情緒,於是乎,窗外與室內是聯繫一起的結構,而人與空間也就不斷的在對應,所以「存在」的問題也就因此而再產生,人就不斷的在隨空間起舞。


室內與室外的關係是透過窗來界線的,光影則是雕塑空間。


  片頭開始之際,即出現了緊張預告了,原來,屋子的「百葉窗」就告知了住在這屋子的是一個心理有問題的人。因為在造形心理的設計原理裏,繁複的線性是有緊張的效應,過多的線條與平淡反光的材質都是刺激情緒的,所以几淨明亮不一定是正常人性,而是有某些心理所造成的現象。也因為如此,想起了許多卡通漫畫,常會用線條與閃光的造形,表現某一個特殊狀況的畫面劇情。


  在這部片子的場景裏,所以也會發現,主角出現的空間總是以繁複線條為背景的,而材質也全是以玻璃反光的材質,把畫面做為緊張情緒的安排。這讓我想起櫻桃小丸子的卡通一樣,當人物出現某種心理情緒時,尤其是小丸子的阿公,臉上常畫出三條線作為一種心理情緒的表情,所以這樣的線性的特質,也就被設計於呼應主角於劇中的張力需求。


窗簾形式的設計在於調節光量,而非於遮光。


  由於主角患有心理疾病,也就是所謂的精神官能症的患者,所以有「懼曠症」或「強迫症」的心理負擔。因此,主角的空間幾乎是窗戶與光線佈滿的,不過有點奇怪,既然主角怕光,那他住的地方應該就會選擇較少窗戶影響的空間來住才是,怎會用一個佈滿受光線與窗戶影響的空間,原來,戲劇的安排就是如此,用空間來加強張力的作用,因為沒有對比就呈現不出力量,所以光與陰影的同時才有張力,難怪乎,西方的藝術表現,不管是何種型態的表現,「光」是可以雕塑的,也是視覺要素中最重要的對象。




電影的窗簾是於空間語言的表現,所帶給的視覺效應是種侷限與防衛的裝置。


  建築藝術家馬賽 布魯爾(Marcel Breuer)有這樣一個理念:也就是「陽光與陰影」的對比觀念,由西班牙鬥牛場的空間環境衍生出:人生的對比、緊張、興奮、與美麗-所有的這一切都包含於陽光與陰影裏。


  這個劇中的空間場景就像是布魯爾的作品,光線與陰影都是一個人生,所以窗與光是空間的一切,也因此主角的人生似乎在光與影的界線中生活-一個真實;一個現實。



  我喜歡布魯爾的空間,就像劇中的空間一樣,有岩石、金屬、玻璃、幾何造形、窗戶、光線、陰影等構成物質要素,把空間與室外視為一體,因為人的活動無法切割室外與室內之別,就像人的心理,有潛在意識與外在行為的一體二面的合相,所以窗戶與光是聯結互動於室內的;所以空間是統一的,也誠如布魯爾的建築藝術理念。



  這建築空間的設計像極了布魯爾的風格,幾何外形、大落地窗、水池、室內岩石等(現代主義時期),連鋼構的彎管椅子也就像是布魯爾的設計,只是我懶得去翻圖鑑查查是否,也許設計造形的創作這件事,許多觀念是傳承的,造形觀念很容易雷同,參考的方式像是抄襲的一樣,所以創作的人總會小心翼翼保持原創的方式與精神,免得一晃眼讓人似曾相識。


  不過在商業創作的過程,很難可以維持原創,因為委託對象受限於現實所看到的,對於創作者原創想像的較無法容易接受,所以創作的進步總是較慢,但是藝術與設計的想法與觀念卻前衛的許多,等到一般人的現實跟上了觀念時,終究還是慢了幾拍。


  我相信,未來的居家空間的設計,會越來越是簡單的裝潢,因為人性的需求終究是本質上的問題,儘管科技的進步或流行時尚的影響,人性還是在人的問題上,居家還是以人為主的源生處;居家空間於內涵上終究是人的生活與心、生理的需求,物慾與物質還是會有分別的層面,就像nokia的廣告一樣:科技始終來自人性。


  我曾經在多年以前向一個委託主說過,之後的室內設計,顏色的使用將會是很頻繁的,連一向不使用色彩的設計師,也都會標榜是色彩的學習背景的設計師了。



  現在的商業設計的居家空間,不也是家家風格是似曾相識的,相似不是因為仿名家設計,而是居家空間的設計少了那一點人味。



  藝術之所以流傳,原因是於人的情感的聯繫,透過視覺與感情的聯想,所以有賭物思情的感動,這也就是人味的地方。人在空間當中也會有如此的反應,而居家空間是否也有此要素存在呢?可以顯明的說,現在的居家空間的生活使用,對於實用與情感的聯結是缺乏的,因為活動空間不足,而活動的內容自然也少,只剩下空架子的包覆裝潢。


一個強迫症的患者,顯明的居家用品多是清潔用品,雖然是戲劇故意帶的語言,但現實中也會有這樣的語言出現。


  空間在於實用性,片中的場景也是看得出人生活的實用感覺,可不像國片的美術與場景,無法和劇情與人有結構的必然關係的張力呈現。一個潔癖的強迫症患者,居家就是几淨明亮,所以設計了玻璃來強調,為了突顯心理狀況的衝突矛盾,百葉窗的線條就加強了緊張不安的空間,像極了監獄的形象,也像我們現在使用的防盜鐵窗一樣。當然,劇中的主角使用這百葉窗,應該於保護自己的安全感作用,把自己防衛起來,但可以調整開放與否。這使用正好是百葉窗的特性,具有良好的調節光的作用,可以完全的取光與遮光,光量的多少是可以調節的,所以有優於其它形式的窗簾作用。





  百葉窗是片子出現的空間設計,光的設計除了立體的落差所造成的以外,窗戶就如西諺所說的靈魂之窗,所以西方的空間設計會將窗戶比擬為眼睛,作為空間的精神的地方。這和東方的窗戶不一樣,窗戶是景觀,東方美學就是作為畫框的作用,是為裝潢與裝飾用的。我並不喜歡這東方美學觀的取景內涵,只是一群富商、達官文人的賞玩取樂的設計。相對於西方的空間而言,窗戶被視作為必要的結構,如果空間比喻人體,那窗戶是眼睛的器官,光影造形是身材,實用性則是消化器官與生命運作,都是非常重要的需求。





  沒想到,劇中的空間與氛圍都偏向於冷調性,一來顯示冷調性的特性,因為這調性多數是屬於心理層面的,所以像藍色的使用多是思考、冷漠、安靜這一類的象徵。


  不過色彩有其聲音的特性,也有空間的量感,如果懂得色彩學的運用,對於空間可以有修飾與企圖,還有因為目的而設計所選擇的使用技巧。



  居家空間的實用包含著活動行為,劇中的空間最頻繁的互動是主角的居家,也顯示人的一生多數是圍繞在家人的關係上。主角與安琪拉是生命的關係,是現實遺憾的真實對象,而這遺憾一直附著在主角的身上,因為行騙生活就像是自己也騙自己一樣,才造成自己婚姻的窘境。然而安琪拉的出現,遺憾似乎有彌補的機會,但現實終究是現實,真實的意識就像是騙人的信念一樣,只是「騙」現實的自己而已。






  這樣的人生爭扎比比皆是,在上次「前進天堂」的劇中也是如此,只差異於對人、事、物的不同罷了。



  這個時候現實總會是現實,真實的也會變成現實的,自己騙自己也會有揭穿的時候,而揭穿的對象隨然透過某個既定的對象,但終究是自己才能放釋自己,所以在當下的認清事實是重要的一刻,透過這力量自己才會有能力對抗自己,才知道自己的意識與行為。於是,主角完全看穿自己事出的原因,不再透過心理醫師的諮詢掩飾、逃避現實最不安的事,那個病症只是心理的防衛機制所造成的。


原來家的需求是主角的渴望,安全與慰藉的對象以及關係。

養樂多木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