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委託/講座分享
0921152448 / zcg5621@yahoo.com.tw

目前日期文章:200805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去看 kevin 家‧裝潢進度


  kevin家已經是後階段了,去看他的興家紀錄吧!http://blog.pixnet.net/kelvin820/post/17928053#comment-20293590 


這是…….? ?


原本的色彩較可愛一些風格,不夠強烈個性,所以就又補強色彩的彩度。



kevin居家風興家過程

養樂多木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豫仁的家(上)


我的工作室前的花台,西印度櫻桃樹正好開花朵朵,這是我的生活中常見到的景色。


  他來找我是因為Kelvin女友阿苾是同事的關係,於是很高興討論諮詢屋子中重新興家的事宜。


  二個人一起原來是兄弟,而討論事宜主要對象是弟弟豫仁,哥哥是過來人所以幫忙協助弟弟處理相關事宜。這感覺很好,有家人向心一起意味。


  阿苾介紹的同事來我這,真是感激他們倆的推薦呀!但話說回來,Kelvin不介紹也我不行,因為誰叫他稱我是「麻吉」。不過,這麻吉要當也會有些重量,因為Kelvin的屋子現正還在尾事整修的階段,還沒完工房事呢!而我卻又要興家另一場的諮詢事務。


阿苾與Kelvin是快樂幸福的一對,家裡的樂活將是未來生活的重心,我也將是他口裡的麻吉了。這家勢必是享受自在與二人關係的和樂空間,可以處處活動與自在的居家。Kelvin未來的家的記事


  當然,興家不僅只是Kelvin而已,虹彩妹妹的家正也在中期事務中,期待時間的順暢與施作無礙,諮詢協助才能做得滿意。


虹彩妹妹家的挑高天花板,這是不同以往的線板使用,一值深怕用得不當流於制式與缺乏生活感。 另外是樓頂上的夾層,是小妹的使用空間,是很有意思的風格。我用松木板裝置出木質質地的夾層用途,讓他多出輕鬆質地與自然材質的觸覺感,不選擇使用包覆鋼構的一般夾層方式。


  豫仁似乎靦腆所以斯文細語而且誠懇,不過這是我見到的一面相;見面好幾次了,但要真的很認識還是差很遠呢?每一次我都希望能多一些了解,對於使用者使用的心情與感受,以及生活的點滴,都將是設計資料需要理解的一部份,理所以所當然的都會盡量花一些時間認識對方的現實生活。


  這次整理家,需求改變並不是很繁雜,僅是整理整理與修繕一些,因為屋子的狀況還是很優,無需要拆卸整頓的重格局一番。廚房有更新,因為已經老舊的流理台,而且是磚砌的那種。雖然,磚砌的感覺是年代很久,但是屋子與外觀絕不像是很久年代的屋子,所以整理的項目不多,多以基礎為主,然而只是基礎的事務,但也得要花費精神心力與經費的建設,不能馬虎。


  對於舊屋子多是如此,管線動作較多,也是主要的必需工程。在基礎事宜後,裝潢或者整飾生活居家的動作,反較於管線汰換多一些煩瑣心思。不過,此話一說,師傅工作者會不以為然,但現實卻真的是預設規劃的煩瑣是教單項施作更全面性的,還有比任一工種都還需要更多的細節想像,而工作者的思考軌跡則是單純與單向,不用分歧困擾不同的問題。


  水電要更新汰換舊線材與管理分配電箱的動作,還有一般的照明迴路等事務是豫仁家的工種需求,但生活空間的舒適也同等重要。


  其實,生活品質的空間需求都是一樣重要的,是不分工種別,而只有分多與少的施作項目而已。所以,共構生活空間的條件是統等需求的。


  我在想像,居家如何集合所謂家庭的意義,而現在居家的設計意義似乎著重於空間的「空間」,因此設計的意義與定義上分別出了居家本質的需求,反而少了居家該要有啥麼東西與意義。


  單純居家需要啥麼功能,是視聽嗎?還是娛樂?不過,家的意義不就是家人關係的實用嗎?但為啥麼居家變成了豪華氣派的需求呢。而休息與避風港的作用是啥麼?該不會「家」只是個任隨空間的意思而已,賦予的是跟家沒有關係的設備與虛華的追求呢?


  豫仁與爸爸、媽媽一起,因此居家規劃設計時,總難免也必要的與父母討論的。傳統的生活空間其實也不舒適,被一昧的收納與習慣牽制著。而舒適的空間要啥麼條件是不清楚的,只有被商業化的廣告與制式的裝潢充斥的需求。被誤以為是的觀念滯害了生活品質與空間實用,而美化卻被物質化給取代,所以舒適空間無法生活化與真實感受,也無法認知舒適是啥麼的混淆。


第一次配置圖尚未將父母與豫仁的使用空間調換,原本父母房與主臥室,豫仁於另一個房間。但是實際使用量的評估後,使用者的性質對於所有個人的事務要求不同,豫仁的使用量大於父母房的功能,於是就做調換的使用,這樣較符合使用者的量化需求。此時,客廳的使用已經建議裝置於內處,而餐桌於外。雖然有一些動線上的瑕疵,但此舉的使用增加家人集合的量,以及活動空間的增加。


  這次,將豫仁家的客廳與餐廳區域換了位置,原因是刻廳與餐廳的空間不成比例,而家人事務需求被犧牲了。有一次在竹北南寮視堪一居家空間,發現居家需求限制於家人的使用者的問題,父母都需要預設客房其中,因此發生實用與人的需求比例明顯不足。然而現實是,一個空間有多少人的使用,該空間就會形成多少比例的舒適度(一般人無法察覺與體認的感受)。而實際常設需求的空間,被臨時頻率的使用,強植了需求於不足的空間裏,因此毀損與抵銷該空間應有的常設性需求的空間。


派翠西亞的小兒剛到世界。生活也是如此,居家能要啥麼豪華與氣派的用途嗎?所以想不透建商的智商與視界似乎看不到人世間的生活似的;但很重要是,那是家人一起生活的空間,那是生活化與生活感的。看到呵護小兒的動作,這是幸福與美滿的居家。派翠西亞的家庭生活


  小三房二廳並不足以客房的使用安排,但多數人都一樣問題,都希望要有工作書房與客房一起的複合想法,若硬生生的要分別出客房的房間使用,卻會傷害現實中使用者的空間消化的問題。於是,實際生活者的使用需要缺少,衣櫥收納不夠,客房很少使用,餐桌太小,而客廳只能沙發與電視,使用者只剩下走道可以行走,緊鄰在身邊的是家具與牆壁,然後居家生活的活動也就變成沒有空間,促使空間感不足導致視覺生理的焦距太短,無法舒適的調節焦距,隨後就會出現了餐廳無法滿足使用餐廚的活動,事務處理也沒有桌子,而客房會卻因為密閉空間的關係而不舒服,以及功能牴觸的步便使用而閒置,就像是和室最後都變成堆積雜物一樣,有功能卻沒有機能,有使用卻不實用,導致不能有效的以管理來規劃雜物的收納,也浮法使用客房的舒適,更不能當作書房放書櫃,就此喪失人最基本的生理的滿足。


  這是居家空間多數的狀況,每每是如此卻無法改善的認知問題。還好,豫仁家是足夠的,所以沒有上述的問題干擾。


葉子的家。家裡不就是如此嗎!一種互動,是親子之間的行為,也是居家活動應有的場景。他們家帶有一些恬適樂活居家的味道,任何事物都有那麼一點輕鬆就好。我喜歡處在哪的隨意居家與家人一起和樂的味道,因為這樣才像是生活與居家。


  舒適有三個條件,便利身體的使用;視覺情緒的效應;以及空間層次的美的作用。因此,客廳與餐廳的調置是不一樣的作法,把客廳的分屬於看起來原本較小的餐廳,但卻是該空間最大容積的區域,但是,對於客廳而言是不足的。會如此安排的原因,因為動線是不可避免的需求,如果原本的客廳還是以客廳使用的話,將面臨的是動線與容積會彼此干擾而減少沙發使用人數的集合量,也就容易被分散客廳的功能性,導致機能不夠,所以對調了位置,可以密切集合客廳的使用功能,而餐廳與事務可以更多容積在原客廳的區域,同樣的,原來的餐廳趨弱也用餐廳使用,其使用活動也是單一餐廳的使用而已,也無法增加其更多使用的空間的可能,所以在生活使用的相較之下,調致區域反而可以增加更多活動可能的空間。


  不過如此的安排會有另一缺失出現,也就是廚房餐廳的連結拉長了距離,但在比較空間實用的量化後,還是先以空間感與活動使用為選擇,因為有增就有損,擇其優利活動空間的為方向。


  房間的安排大致如此不可變了,因為多數坪數都是限制使用量的。惟獨豫仁的房間較大,因為未婚與個人事務需求會集合在自己的房間使用,而父母親的使用空間是擴及整個公共空間的,所以小孩子的房間原本就應該要大一些才對。


威特一家三口,從擺設陳列中就可以感受家人之家的呵護態度。我喜歡他們呵護家人關係的感受,還有家人快樂的生活感情,時時是家人的關係的呈現。 威特的家庭生活與場景


  對於孩子而言,活動與使用多會在房間的,和所謂的大人不一樣的使用機制的。目前的格局規劃並非是如此人性,主臥過大於功能的使用,但卻不合乎空的倫理秩序。東方人很講究風水與傳統倫哩,但在居家空間的格局安排下,空間格局是破壞秩序倫理的元兇。


彥君家的阿賢也多了一個弟弟,但我還沒去瞧瞧,因為他是在我與彥君興家時期知道的事,所以我得要去看的。那又是一個家,很滿足與時在生活的居家環境。至今我還擁有彥君家的鑰匙,有任意探訪的理由。彥君家的生活


  當然,任一個空間的大小都有一定的限制量的,所謂的現實。因而,適量是空間尺寸安排的原則,但如何適量就需要有實際的計算,但都不能傷害空間感最基本的舒適要求才對。


在現場的豫仁兄弟倆,負責家裡的興家事宜,希望未來能有自在與生活感的居家,滿足家人齊聚一起的時間,所以更需要多一些開闊的空間感。


  套房是豫仁的需求,因為有事務多於父母房間的量,故這較大面積的空間以備其滿足使用的量。


  週六就要入場處理了,趕不完的討論事務,還好他們住得不遠,所以見面也算是頻繁了,他們辛苦了。


  而我,雖然事務不多且簡單工事的協助而已,但還是在傷腦筋。



Kelvin未來的家的記事


威特的家庭生活與場景


彥君家的生活


派翠西亞的家庭生活

養樂多木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C會議室的色彩改造



C會議室採用藍色的使用,一來冷調性也輕鬆。


  隨著去年因為聯x公司面談室與會議室的改造後,今年他們又將閒置的空間給與運用,於是會議室與休憩室也接著做些變化。


 


  自從sandy來上課後,公司這一些空間事務就交給了他處理。對於這樣的事務其實是有趣的,只是,為公司處理事務有一些不適這麼便利作法,任何事的決定都要有涉及其他人的接受度,以及,每個家具物件與設計都需要先有預設與確定,但對於設計美術方面的設計,都因為人文性質的隨機動作,許多預設的事務在現場處理時,都會有所調整,因此就會有一些預設上的出入,但即使出入有些不同了,原初設計並不會背離而完全不一樣,而是增加更協調的作法。


 二個會議室的色彩不同,所以情緒與調性也就不一樣。


  當我收到這樣簡單的改造諮詢時,就同之前的會議室改造的事務態度是一樣的。Sandy告訴我他們公司預計改造三個空間,分別會議室、VIP大會議室以及休憩娛樂室。記得當初在諮詢時我就有些疑問,我自己在滴咕著,使用顏色與規劃的方式是不是可以接受呢,對於他們科技業的理工人,情緒與感性的部分應該會很傳統與不解才是,雖然他們也有藝文的活動,但欣賞藝文歸藝文,是否能啟開多元感受的觀念,以及對藝文包函性的差異是否容易接受,或者還是習慣於目前自己的認知範圍,而對於顏色為訴求的空間作法,應該不是很容易的馬上接受的。


 改造前後的對比。可以先是一般人的使用空間無法突破自己的認知的限制。


  規劃中的建議因為需求功能的關係,空間的使用性質已經很確定。C會議室是小型活動的空間,和上次的會議室是一樣的。然而在上一次的設計,會議室使用於溫和柔和的黃色調性,企圖於關係的接觸感受,溫馨親切的人際距離,加上穩定生理活動的咖啡色的配合,使空間不同與過去一片的無性情緒的白色,以及帶動情緒卻還有成熟的風格。


 


  這一次,會議室著重於安定的性質,所以使用藍色的作法。面對藍色的接受度很高,理工科的人也似乎較容易接受「藍色系」的視覺,而一方面也基於男性色彩上的認知接受度,所以理工男與理工女會有點差異,但都不是基於適合與否的的選擇。藍色屬於理性情緒的色彩,使用者可以能安定情緒穩定思考的起伏,所以可以使人顯相於心理的活動,但停怯於生理的過度感應。



  基於藍色的作用,也符合輕鬆與年輕的活潑個性,雖然他們都不是如此,但空間可以影響行為與情緒的,因此藍色與白色的搭配是年輕的,而這樣藍、白配合並不完全屬於會議的空間性質,因為顯然的不與他們的工作性質的情緒相符合。對於空間的企圖,一方面可以塑造相仿的映象,但也可以用企圖的方式,調劑空間的目的。因此,C會議室是在調劑單調簡單的空間,所以以企圖空間為使用目的。


 


  過程中也可以發現,使用者對於空間的感知能力是缺乏的,對於色彩的視覺都因為慣性的認知與習慣的作祟,彩度高與鮮豔都會先以負面感受為主,不容易接觸因為彩度高產生的情緒反應,所以不適應甚至無法接受。


  色彩的性質就是如此,所以美術作品可以引起人的視覺愉悅感。在欣賞美術繪畫作品時,絕多數人是以形象內容來看的,對於色彩的感知是較缺少的,因為這色彩的作用是近代所發現的,所以印象派以致於抽象、裝飾等等的表現,都是以色彩的屬性為表現素材的。不過,對於形象與色彩的關係,可以涉及到東方繪畫的傳統觀念影響的,也就是東方繪畫的美學觀產生的封閉思想,把形象當作一切的欣賞基準,使得純粹色彩不容易出現在生活日常中。



  C會議室以藍、白配合,而休憩娛樂室的空間是以補色為主,採用彩度高的色相提醒視覺的感應;藍、橙是互補色,是寒暖色的對比,所以彩度皆高。

養樂多木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學名家的室內生活的居家空間設計_2Gio Ponti


吉奧•蓬蒂 意大利著名建築師和設計師:(Gio Ponti1892-1979)


國寶級的義大利設計師 意大利現代藝術之父


  吉奧•蓬蒂真是多才多藝,實質的對於現實理想於人的生活,從建築以至於生活用品的設計,都是實用與應用藝術的表現。


  那個年代,美術、設計是蓬勃的,生活在於實用,於是裝飾在調節人的生活。


  多才多藝就像是文藝復興時期的藝術家一樣,所創作的的是人文的生活對象,雖然對象不盡相同,但人的理想性是一樣的。


吉奧•蓬蒂的室內設計空間。現代時期是充滿造形設計的年代,實用與造形是一體的;心理與生理是一致的重要。色彩有所謂的心理效應,而造形也是。科學的成長,隨後的發現,原來色彩與造形也具備生理的反應,所以美樹的原理不只是心裡的事,也是生理的。


室內設計的重點在於「活動」的生活空間,啥麼樣的人就會有啥麼樣的活動設計,於是室內設計是在設計生活,不是設計單某特定的「風格」與「空間」。


生活感就是活動空間的可能,可以做哪些事務呢?不應該只有視聽與餐廳的空間而已,而是啥麼樣的人該有的空間。


「造形」是當時其很重要的研究,現代風格自然的就呈現出造形設計的需求。實用是生活的必要,造形是美化空間的手段(美術設計)。


格局的安排在於動線的連結,而動線連結的是為了活動空間的便利。可以看出這空間的公共性質的安排方式,和現在目前的我們使用的格局有明顯的不同。我個人喜歡這樣開放的格局方式,多層次是空間的特色。西方人的空間多以層次來製造,而我們卻多以封閉的方式來製造隔間,對於層次的知覺無法理解,所以生活層次也就降低。



 


吉奧•蓬蒂 生平


  『蓬蒂出生於米蘭,是意大利著名建築師和設計師,1918-1921年在米蘭學習建築學。他廣泛參與了建築、室內、家具、燈具、包裝、展示及玻璃等領域的設計。 1928年起,龐蒂先後創辦過《多姆斯》和《風格》兩種設計刊物,大力宣傳現代設計思想,曾發表過依據功能結構重新塑造產品形態,摒棄傳統求得"真實形式"的見解。他還是意大利蒙扎設計雙年展和米蘭設計三年展積極的組織者,"金羅盤獎"的發起者、"設計工業協會"的共同創辦者。


  從1936年起,蓬蒂擔任米蘭理工大學的建築學教授。他的晚期設計作品包括:為卡西那公司設計的"超輕型椅子" (1957)、為帕瓦尼公司設計的咖啡機(1949)、為阿雷多盧西公司設計的公園燈(1957年)和為理想標準公司設計的衛生潔具(1954年)。蓬蒂在戰後最重要的建築作品,是與著名工程師納爾維共同設計的皮瑞利大廈,該作品被公認為是具有國際水準的傑作。



  米蘭市中心不遠的Via Dezza大街有著一棟十層高的公寓,從外立面看去,透明的玻璃門窗在一眾住宅中顯得格外打眼。這是Gio Ponti1957年設計建造的,而他晚年的住所,就在大樓的頂層了。 19799月,Gio Ponti於此安然辭世,留給後人的是遍布世界各地數不盡的設計作品,以及讓眾多後輩受益匪淺的精闢思想。
  1891年生於米蘭的Gio Ponti稱得上是上世紀意大利建築、設計界的代表,是意大利戰後設計復興的教父級人物。 1921年畢業於米蘭理工大學建築系。接受過正統建築設計教育的他,早期的聲名鵲起,卻是因為與意大利Richard-Ginori陶瓷廠的合作。大量靈感來源於埃特魯斯坎(Etruscan)壁畫以及希臘神話,色彩濃郁而鮮明,構圖利落而現代的陶瓷用品、陶瓷擺設以及陶瓷裝飾磚,帶著濃重的Art Deco裝飾風格。
  Richard-Ginori陶瓷廠也因此一躍成為工業設計領域的先鋒角色。



  在Gio Ponti看來,古典裝飾現代藝術決不是水火不容。而在之後他與好友Piero Fornasetti多年的合作中,我們也看到了他獨特個人風格的彰顯,以及將新古典裝飾藝術堅定不移地與現實生活相結合的決心。


  1928年,在朋友的建議下,Gio Ponti創辦Domus雜誌。以犀利而精準風格著稱的Domus,絕對是一本不折不扣的意大利設計史。儘管1941Ponti辭去編輯的職務而創辦另一本雜誌Stile,但7年後,他還是毅然決然回到了Domus,擔任編輯工作直到去世。對於Gio Ponti來說,這裡是他馳騁個人思想的跑馬場;而反過來,一代代意大利,乃至國外的年輕建築師、設計師們正也是在如飢似渴地閱讀Domus中成長!這或許正解釋了為什麼在歷經了幾十年的社會變遷,雜誌內部人員幾次變動後,到了今天,Domus仍是歐洲最有影響力,最敢於發表自己言論的建築設計雜誌之一。


  Gio Ponti的設計遍及日常家居生活的點點滴滴,從一把小小的勺子,到一把椅子、一張沙發,再到整個酒店大樓,他始終堅持一手擁抱歷史一手擁抱現實,帶領我們在傳統審美與現代形式中游走。儘管在上世紀六、七十年代,晚年的Gio Ponti仍有許多膾炙人口的作品問世,但畢竟,屬於他輝煌時期終究還是上世紀四、五十年代。


  作為一名建築師,Gio Ponti在室內設計、家具設計,藝術繪畫以及傳媒等其它領域的造詣世人有目共睹;留下的無數讚美建築的絕美詩歌,也讓後人從另一個側面了解他作為詩人的多愁善感。老先生一生所扮演的無數角色,總結起來就是一個熱情的意大利現代設計傳教士,一個全能的文藝復興人(Renaissance Man Gio Ponti所有的激情,或許正是來源於他對建築、對生活的熱愛。而那些滲透在家居領域的無數設計,在我們眼裡看來,恰恰是“LA DOLCE VITA”——甜蜜的而感性的意大利生活的真實呈現罷了。』






原始的Gio Ponti 扶手椅子1964 皮革& 絨面旅館Parco Dei Principi, 羅馬




原始的Gio Ponti  Superleggera 胳膊椅子



原始的Gio Ponti Superleggera 椅子


"Armoire" Gio Ponti 1941












"夢想在雙子星座" Gio Ponti 1970
lightbox
litho 5ml. 影片在玻璃
登上在槭樹或核桃框架
20"
高度x 32" 寬度x6"深度


"芭蕾舞女演員" Gio Ponti 1949
水彩在剪影- 服裝為"Orpheus" (Gluck)
提出在La Scala 歌劇院, Milano



"Amazzone" - Gio Ponti 1949
Handpainted
再生產- 上油在帆布對構築
維度38"高度x 60" 寬度

















養樂多木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遇見青年藝術家】星光對談_與青年藝術家進行交流
有了帽子後人就青年了許多。
  那麼多年了,對台中曾經有著熟悉的一段時間。那個時候在成功嶺這當兵,窩了一年十個月的教育班長,然後又在哪的一年因為展覽,在東海大學的朋友家寄住了有一個禮拜時間,所以經過這麼多年後,難得有機會來這走走,那感覺像是回來看一下老朋友一樣的心情,也有尋訪回憶的感受。

養樂多木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遇見青年藝術家】星光對談_與青年藝術家進行交流


有了帽子後人就青年了許多。


  那麼多年了,對台中曾經有著熟悉的一段時間。那個時候在成功嶺這當兵,窩了一年十個月的教育班長,然後又在哪的一年因為展覽,在東海大學的朋友家寄住了有一個禮拜時間,所以經過這麼多年後,難得有機會來這走走,那感覺像是回來看一下老朋友一樣的心情,也有尋訪回憶的感受。


紀念品。


  真是的。已經很多年沒到美術館走走了,連台北的也幾乎沒再走進去過了,好像跟現實生活要脫離似的。



  5月3日天氣挺好的,一路真是好心情。一個早就在竹科內做一點裝置的工作,隨後就到台中省立美術館參加「遇見青年-貴賓之夜」的座談活動以及「第二種視野」的展覽參觀。


台中街道的公園處。


  自從,那年一次在台中文化中心的個展後,台中就像是遙遠的地方一樣,沒啥名目來這走走的機會,都市的變化也好像變了很多。曾經路過的地方也都不記得,所以依賴著GPS的定位找尋要去的地方。



  收到邀請卡有好多次,是心情不佳與對藝術這職業有了改觀,所以人的理想走得懶。終於,這次能排除時程,也須是因為工作忙碌想休憩一下,於是把自己放逐了半天時間在台中,而且是在星光夜裏的美術館裡混。


與會現場。館長致詞,以及,現場爵士音樂的助興。


  我是藝術家,簽到時才知道我還算是「青年藝術家」(差點沒昏倒,差那幾年就不再是了)。在文建會典藏藝術作品的活動,我曾參加的是2004年的典藏,那一次的主題是「E術誕生台灣藝術新秀展」。之後,就再也沒機會參加典藏的徵件活動。


2004年的典藏作品。


  這一次,似乎又把我拉回那時候畫畫的情緒,是不安以及沒有未來的生活感,那是生活中面臨的現實。



  對於藝術工作者的生活,能爭取機會就在徵件美展的活動裡,像在較量廝殺一般的爭奪,所以藝術家參加徵件是一件很現實的事,而在以前的年代更是如此。其實,藝術家的身分並不社會化,所得到的價值觀多是被隔閡的與功利的,雖然美其名藝術家是高尚不凡,但實際上卻是被分離邊緣於現實生活的異份子,因此藝術工作者彷彿是社會的邊緣人一樣,攀爬不起與苦澀失落的浪人。不過這時代較過去可好了很多,有了市場以及商業的加持,幸好也有外來「達人」之名的扶持,藝術才較有被開拓與包容的機會,所以從事藝術者不再如從前一樣那樣衝突與隱晦之感了,現實可以或是就是理想,同樣的,藝術的表現內容與意義,就沒了以前那麼狹隘眼界。


開闊的美術館空間。


  不過,啥麼是藝術呢?而憑啥就是藝術家呢?當我被稱呼藝術家時,身上好是被披著糖衣一樣,但並不著身的舒服,反倒是多了刺而不自在。其實,我並不知道藝術家要有啥背景才算是藝術家,也許只要從事相關性質的工作應該就被稱呼為藝術家,還是因為本身的工作性質達到某種層次觀,藝術家自然為名呢?


曾經改裝過的美術館,和很多年以前不一樣,因為以前的空間很傳統,傳統到連空間感的層次都沒有,因為他們不解建築空間的「空間」魔力於何。而現在的空間解放很多,僅用層次來製造空間,而不是分割隔間。


  這個星光夜裡,美術館沒啥參觀者,只有這一群名為藝術家的青年人在,還有一些也許可能成為藝術家的贊助支持者們,夜遊觀賞著展覽場。這是很自在與逍遙的難得時刻,可以盡情的姿遊。


現在的美術館空間有了空間的層次了,多了現代感,但這僅是空間,對於特色還是有些缺少。這座天井讓我聯想到的是13行遺址的天井作用,如果比較起來,13行的空間比較有其必要感,而美術觀這天井好像硬切割出來的,其必要性較弱。


  在活動安排中,有藝術家們做自我創作的介紹,向著一些可能為贊助者們訴求。對於這樣的事情我有些矛盾,看著有心作為的藝術家朗朗的介紹創作品與理念,像是在做推銷人員一樣,極力的將自己最優秀的推荐出來。


展覽場的作品,但我不是拍作品。


  我並沒有參與這樣的活動,但看到做這樣子的介紹時,心中不免有些滴泣,因為這是啥麼樣的心情,這好像是業務,將自己尋求有資助的對象。



  這樣的藝術發展其實很不易,在館長的有心安排下,可以知道,藝術的推廣是一件很煎熬困苦的事務,希望能有好作品的集成,卻需要資助才可以幫忙,但現實的是資助取得不易,屬於人文的總是走得較慢、較累。



  或許是環境的關係,台灣人對於人文是沒啥重要觀念的,並不覺得人文素養與多元視界是很重要的,而且是需要落實的。所以,向著這些可能成為贊助者的推銷動作,讓個人很不為意與無奈的感受。


這一頂帽子是省美館精心準備的禮物,應該是可以象徵藝術成為產業的可能。


  活動進行到最後,在散會之際,館方特別的準備禮物送給與會來賓。由藝術家創意的作品,經過產業的設計包裝,賦予時尚與實用性,然後能達到產業發展的可能性,所以很有紀念。



  夜深了,不過很美麗。驅車就要回台北去了。

養樂多木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