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仁的家(上)


我的工作室前的花台,西印度櫻桃樹正好開花朵朵,這是我的生活中常見到的景色。


  他來找我是因為Kelvin女友阿苾是同事的關係,於是很高興討論諮詢屋子中重新興家的事宜。


  二個人一起原來是兄弟,而討論事宜主要對象是弟弟豫仁,哥哥是過來人所以幫忙協助弟弟處理相關事宜。這感覺很好,有家人向心一起意味。


  阿苾介紹的同事來我這,真是感激他們倆的推薦呀!但話說回來,Kelvin不介紹也我不行,因為誰叫他稱我是「麻吉」。不過,這麻吉要當也會有些重量,因為Kelvin的屋子現正還在尾事整修的階段,還沒完工房事呢!而我卻又要興家另一場的諮詢事務。


阿苾與Kelvin是快樂幸福的一對,家裡的樂活將是未來生活的重心,我也將是他口裡的麻吉了。這家勢必是享受自在與二人關係的和樂空間,可以處處活動與自在的居家。Kelvin未來的家的記事


  當然,興家不僅只是Kelvin而已,虹彩妹妹的家正也在中期事務中,期待時間的順暢與施作無礙,諮詢協助才能做得滿意。


虹彩妹妹家的挑高天花板,這是不同以往的線板使用,一值深怕用得不當流於制式與缺乏生活感。 另外是樓頂上的夾層,是小妹的使用空間,是很有意思的風格。我用松木板裝置出木質質地的夾層用途,讓他多出輕鬆質地與自然材質的觸覺感,不選擇使用包覆鋼構的一般夾層方式。


  豫仁似乎靦腆所以斯文細語而且誠懇,不過這是我見到的一面相;見面好幾次了,但要真的很認識還是差很遠呢?每一次我都希望能多一些了解,對於使用者使用的心情與感受,以及生活的點滴,都將是設計資料需要理解的一部份,理所以所當然的都會盡量花一些時間認識對方的現實生活。


  這次整理家,需求改變並不是很繁雜,僅是整理整理與修繕一些,因為屋子的狀況還是很優,無需要拆卸整頓的重格局一番。廚房有更新,因為已經老舊的流理台,而且是磚砌的那種。雖然,磚砌的感覺是年代很久,但是屋子與外觀絕不像是很久年代的屋子,所以整理的項目不多,多以基礎為主,然而只是基礎的事務,但也得要花費精神心力與經費的建設,不能馬虎。


  對於舊屋子多是如此,管線動作較多,也是主要的必需工程。在基礎事宜後,裝潢或者整飾生活居家的動作,反較於管線汰換多一些煩瑣心思。不過,此話一說,師傅工作者會不以為然,但現實卻真的是預設規劃的煩瑣是教單項施作更全面性的,還有比任一工種都還需要更多的細節想像,而工作者的思考軌跡則是單純與單向,不用分歧困擾不同的問題。


  水電要更新汰換舊線材與管理分配電箱的動作,還有一般的照明迴路等事務是豫仁家的工種需求,但生活空間的舒適也同等重要。


  其實,生活品質的空間需求都是一樣重要的,是不分工種別,而只有分多與少的施作項目而已。所以,共構生活空間的條件是統等需求的。


  我在想像,居家如何集合所謂家庭的意義,而現在居家的設計意義似乎著重於空間的「空間」,因此設計的意義與定義上分別出了居家本質的需求,反而少了居家該要有啥麼東西與意義。


  單純居家需要啥麼功能,是視聽嗎?還是娛樂?不過,家的意義不就是家人關係的實用嗎?但為啥麼居家變成了豪華氣派的需求呢。而休息與避風港的作用是啥麼?該不會「家」只是個任隨空間的意思而已,賦予的是跟家沒有關係的設備與虛華的追求呢?


  豫仁與爸爸、媽媽一起,因此居家規劃設計時,總難免也必要的與父母討論的。傳統的生活空間其實也不舒適,被一昧的收納與習慣牽制著。而舒適的空間要啥麼條件是不清楚的,只有被商業化的廣告與制式的裝潢充斥的需求。被誤以為是的觀念滯害了生活品質與空間實用,而美化卻被物質化給取代,所以舒適空間無法生活化與真實感受,也無法認知舒適是啥麼的混淆。


第一次配置圖尚未將父母與豫仁的使用空間調換,原本父母房與主臥室,豫仁於另一個房間。但是實際使用量的評估後,使用者的性質對於所有個人的事務要求不同,豫仁的使用量大於父母房的功能,於是就做調換的使用,這樣較符合使用者的量化需求。此時,客廳的使用已經建議裝置於內處,而餐桌於外。雖然有一些動線上的瑕疵,但此舉的使用增加家人集合的量,以及活動空間的增加。


  這次,將豫仁家的客廳與餐廳區域換了位置,原因是刻廳與餐廳的空間不成比例,而家人事務需求被犧牲了。有一次在竹北南寮視堪一居家空間,發現居家需求限制於家人的使用者的問題,父母都需要預設客房其中,因此發生實用與人的需求比例明顯不足。然而現實是,一個空間有多少人的使用,該空間就會形成多少比例的舒適度(一般人無法察覺與體認的感受)。而實際常設需求的空間,被臨時頻率的使用,強植了需求於不足的空間裏,因此毀損與抵銷該空間應有的常設性需求的空間。


派翠西亞的小兒剛到世界。生活也是如此,居家能要啥麼豪華與氣派的用途嗎?所以想不透建商的智商與視界似乎看不到人世間的生活似的;但很重要是,那是家人一起生活的空間,那是生活化與生活感的。看到呵護小兒的動作,這是幸福與美滿的居家。派翠西亞的家庭生活


  小三房二廳並不足以客房的使用安排,但多數人都一樣問題,都希望要有工作書房與客房一起的複合想法,若硬生生的要分別出客房的房間使用,卻會傷害現實中使用者的空間消化的問題。於是,實際生活者的使用需要缺少,衣櫥收納不夠,客房很少使用,餐桌太小,而客廳只能沙發與電視,使用者只剩下走道可以行走,緊鄰在身邊的是家具與牆壁,然後居家生活的活動也就變成沒有空間,促使空間感不足導致視覺生理的焦距太短,無法舒適的調節焦距,隨後就會出現了餐廳無法滿足使用餐廚的活動,事務處理也沒有桌子,而客房會卻因為密閉空間的關係而不舒服,以及功能牴觸的步便使用而閒置,就像是和室最後都變成堆積雜物一樣,有功能卻沒有機能,有使用卻不實用,導致不能有效的以管理來規劃雜物的收納,也浮法使用客房的舒適,更不能當作書房放書櫃,就此喪失人最基本的生理的滿足。


  這是居家空間多數的狀況,每每是如此卻無法改善的認知問題。還好,豫仁家是足夠的,所以沒有上述的問題干擾。


葉子的家。家裡不就是如此嗎!一種互動,是親子之間的行為,也是居家活動應有的場景。他們家帶有一些恬適樂活居家的味道,任何事物都有那麼一點輕鬆就好。我喜歡處在哪的隨意居家與家人一起和樂的味道,因為這樣才像是生活與居家。


  舒適有三個條件,便利身體的使用;視覺情緒的效應;以及空間層次的美的作用。因此,客廳與餐廳的調置是不一樣的作法,把客廳的分屬於看起來原本較小的餐廳,但卻是該空間最大容積的區域,但是,對於客廳而言是不足的。會如此安排的原因,因為動線是不可避免的需求,如果原本的客廳還是以客廳使用的話,將面臨的是動線與容積會彼此干擾而減少沙發使用人數的集合量,也就容易被分散客廳的功能性,導致機能不夠,所以對調了位置,可以密切集合客廳的使用功能,而餐廳與事務可以更多容積在原客廳的區域,同樣的,原來的餐廳趨弱也用餐廳使用,其使用活動也是單一餐廳的使用而已,也無法增加其更多使用的空間的可能,所以在生活使用的相較之下,調致區域反而可以增加更多活動可能的空間。


  不過如此的安排會有另一缺失出現,也就是廚房餐廳的連結拉長了距離,但在比較空間實用的量化後,還是先以空間感與活動使用為選擇,因為有增就有損,擇其優利活動空間的為方向。


  房間的安排大致如此不可變了,因為多數坪數都是限制使用量的。惟獨豫仁的房間較大,因為未婚與個人事務需求會集合在自己的房間使用,而父母親的使用空間是擴及整個公共空間的,所以小孩子的房間原本就應該要大一些才對。


威特一家三口,從擺設陳列中就可以感受家人之家的呵護態度。我喜歡他們呵護家人關係的感受,還有家人快樂的生活感情,時時是家人的關係的呈現。 威特的家庭生活與場景


  對於孩子而言,活動與使用多會在房間的,和所謂的大人不一樣的使用機制的。目前的格局規劃並非是如此人性,主臥過大於功能的使用,但卻不合乎空的倫理秩序。東方人很講究風水與傳統倫哩,但在居家空間的格局安排下,空間格局是破壞秩序倫理的元兇。


彥君家的阿賢也多了一個弟弟,但我還沒去瞧瞧,因為他是在我與彥君興家時期知道的事,所以我得要去看的。那又是一個家,很滿足與時在生活的居家環境。至今我還擁有彥君家的鑰匙,有任意探訪的理由。彥君家的生活


  當然,任一個空間的大小都有一定的限制量的,所謂的現實。因而,適量是空間尺寸安排的原則,但如何適量就需要有實際的計算,但都不能傷害空間感最基本的舒適要求才對。


在現場的豫仁兄弟倆,負責家裡的興家事宜,希望未來能有自在與生活感的居家,滿足家人齊聚一起的時間,所以更需要多一些開闊的空間感。


  套房是豫仁的需求,因為有事務多於父母房間的量,故這較大面積的空間以備其滿足使用的量。


  週六就要入場處理了,趕不完的討論事務,還好他們住得不遠,所以見面也算是頻繁了,他們辛苦了。


  而我,雖然事務不多且簡單工事的協助而已,但還是在傷腦筋。



Kelvin未來的家的記事


威特的家庭生活與場景


彥君家的生活


派翠西亞的家庭生活

養樂多木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