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的工作_興家新氣象又是喜事連著莊 
阿唐與小麻的興家(上)
原住處的格局。
        正當在kelvin家勞動時,這樣的電話是他的詢問來著。於是,一對也應該共組家庭的倆人就出現了。不過這見面很尷尬,他們倆在大門口等,而我就在前面看到,但卻不以為是他們,還顧自電話與左看右盼的找連絡中的唐先生這人。
        屋子不錯耶!舊屋子但屋齡不算太久,沒有那種年久失修的狀態,但要更新的基礎也不少。
        每次遇到舊屋狀況時都會問說,地板更新問題。但這次,面對的舊地板只是舊而已,並沒有耗損的不良,所以很高興可以不用更換地板的動作,因為我很害怕聽到委託者第一件想到是地磚的更換,而且是以拋光磚為優先的選擇,還有對於使用久的地磚有嫌棄之意。
 
廚房樣式。
浴室如此。這和一般浴室一樣的裝置,狹小與擁擠。

        今天葉子來我這兒,竟然和阿英同聲嫌我是碎碎念的,而且會繞樑餘音不悅耳的。我相信,我肯定是嘮叨的人。對於每個喜愛的提出喜愛材質時,我都會再做一個詢問,算是逼問著為啥麼選這個的理由,讓使用者想了想後再回應這需求與喜愛的原因。因此,與阿唐、小麻之間的討論也是如此。
 
小麻鍾愛的風格圖案。是本土的、傳統的。
        唐先生女友(目前稱呼)小麻,她說她很喜歡阿嬤的印花布。我知道這布的流行現狀,曾有一藝術家以此為元素,在室內空間中的四周以此印花布佈滿來表現,得到很大的迴響而因此有名。不過我想不出所以然來,因為我想的是必要性的問題,這印花布的漂亮只是因為時代不同而已,然而在整個屋子佈滿此印花圖案時,就算是印花別的圖案依然可以很震撼,但震撼的因素絕不是布的印花使然,而是空間自成的魔力導致撼動的效果,而佈滿的手法本身也是視覺系的做法;對於印花布的選擇意義沒有特別的使命與特意,只有視覺的效果而已(相較於美國某個女藝術家將阿嬤留下來的布,截取而拼布成一塊毯子的意義有著天壤之別,所以這意輸家用印花布的意義就遜色很多。)。
現在居住的樣子。
        小麻有些綺想,有特別懷古的想法,但也要是符合現代的使用便利。這是風格,也是個人某種的表徵意思。每個人的穿著最容易顯示出其個性,一陣子我喜愛棉布的衣服或者麻的自然感,爾後又常穿著格子襯衫,所以在不同的時期顯得不同個性。
小麻喜愛的浴缸功能,但是不適合居家的使用呢!?
        對於唐先生好像不同感覺,但對於視覺性的人似乎會注意這樣的不同的感受。經驗中很多人是說不覺得,但實際上的應證這是所有人的特性,都會有喜新厭舊的情緒產生(厭舊不是討厭的意思,而是又興起新的接觸。)
        聽阿唐說:小麻很喜歡我的設計,所以就真的委託我來處理,這讓我聽了很高興。我很確定,會因此而與我合作的人多是有一些自然的個性,以及特別的一些想法,還有一些宅居家的觀念,對於物質感覺多一些包容,可以用手去摸粗糙的表面,也可以體會齣戲稚與粗糙之間的所謂對比的觸感。
小麻喜愛的櫃子造形與功能。
        我看到小麻曾穿著是多層次的洋蔥式打扮(一直都有這樣的穿著打扮,從丘丘合唱團的娃娃金智娟開始,這樣的風潮都出現在學服裝設計的人身上出現,也有一些相關藝術與設計者中發生的打扮方式。),而阿唐是一般男士的最普遍的衣服(我也一樣,但我內心可很想像女流一樣的打扮而不受異樣眼光,與突破已被制約的觀念束縛的想法。),二人似乎有著不同喜愛的視覺風格。
       這樣也對,不同的喜愛可以造就比別人多一個接受度的視覺,如果二人都喜愛一種風格,這樣也可能較無衝突對比的趣味(看到不同喜愛的風格。)。不過這應該是各有特色才是。
他們念念不忘得樹造形櫃子。
        小麻給我一些難題,那是我以前曾思索的事,也就是台客風(有特色的本土意思,不是裝潢風_這是我自個兒想的。)。因為這特色很難,就同藝術創作者一樣,不知如何可以拿捏出本土(台灣意識不同於大陸的區域特色與人文意含。)特色的表現。不過這是我多想的,因為我可能也做不到這種意含的表現,多慮的了。
        幾次的討論,大該知道他們一對會是希望,空間能有較多一些視覺系的表現,有色彩精神與趣味(要種棵格子櫃的樹_小麻要的。),別是慘白沒味覺。
        阿唐的家也開始興工了,同樣都在元旦後的同一週。這時間也接近舊曆年的尾聲,我沒得休息呢?
        也祝福他們倆囉!應該在興家後也會是成家室的時候吧!
小麻說:居家設計是要彌補個性的不足,這才是家的存在意義之一。我也這麼認為。

養樂多木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