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家空間擁有的故事情結-家的美學



  在人的一生中,「家」是終生最富有寶藏的地方。她的存在是維繫人的生命的重要場所,陪伴家人關係的成長,包覆家人的相處、情感、庇祐與傳承家族生命的故事,所以包括了生、老、死、別等(食、衣、住、行、育、樂)的實用。


  現代的居家,由於經濟生活的刺激頻繁,與社會型態的改變,也隨著建築設計思想的演進,居住的意義與家人的關係結構因而有了變化,形成人與空間與歷時之間的互生關係,使生活的居家性質呈現在過渡與臨時性的居住現象。雖然,居家的意義在現代的生活型態似乎與過去有所不一樣,對於物質需求或消費品味以及科技的便利性,但是人對家的觀念與需求還是源自基本的天性,不管歷時多少個百年,就如基因遺傳一樣,人的情愫與歷時作用不會因為時代的變遷而有所改變,同樣的對「家」的寄生與追求的滿足,以及人生意義的終極奉獻,追求家庭的和樂與幸福(樂活)。


  在空間的作用意義裏,家容積「家人」的所有活動與行為;承載家人之間的心理情感與對話;包容因時間而增減更替家人的另一番組成,使人的一生依賴在家庭空間,延續了人的生命與家庭之間的血緣或因緣關係,豐富人生在世的生命歷程;彰顯了家空間的具體作用,遺傳了天性於人的滿足中。而更重要的是,意識人的自身主體的存在;體驗個人生命的意義之所在。



  面對家人的關係,構成家庭以父母子女的關係組成為主。過去的三代同堂是我們的傳統觀念。因為經濟的形態的改變,兩代的家人組成似乎是目前居多的生活空間的型態;相對的家人的相處對象與與過去三代同堂變的減少,因而有人際關係對應的結構差異,也因此家人的對話與情感的培養顯的不同;所產生的家庭故事也隨關係結構有所改變。於是,家的意義承載一個家族的生活的傳承價值與關係相處的全部歷史;充滿豐富的故事情結與時代背景增遞家的內涵,有個人的主角扮演或愛戀情史,或者家族興衰與奮鬥的發展,使構成「家」的呈現意義是一部非凡的傳奇故事的現實演出;用各自的歷史與成員隨性的重組,群集家人於共時、共築的扶持結構,完成家的形象地位於其家的重要特性。


  每個生命都是個體,是家人組成的必要一員,也都是主角或配角的多元角色;隨著時間的歷時而轉換扮演應有的對應角色。在一氛圍時而為父母,照顧生計、管家教子;而為子女,聽希父母、讀書用功、追求理想。在相輔相成的成長空間,有對應的結構關係正在進行對話,與後續未完成式的預告續集,不段的生衍與發展未來。家因此在無形中,自然的被建構起一個屬於自己的故事情節,並獨自的在時空中沿續發展,同時和群集的家人一起構成整個家的存在意義與生活方向,如舵手指航一般,繼續前進與開發。於是,我們對於家的生成與未來有了企圖「設計」的行為與思想,想要完成「家」的「成家」與「傳家」的意義與情結與前錦,以及個人生命行為獨特的主角演出。所以,「家」就出現了許多富有故事性背景的物料素材,與風貌迴異的物質風格的個別史蹟,使「家」成為富有歷時因素產生的家族寶藏,供後繼者的光耀門楣與宣揚祖德,因而是動用了每一個家的成員的心血共同得來的,於是飲水思源。



   每一個家都有獨特的史蹟裝置與生活的理想型態,全然是基於成家與傳家意義的設計心理;我們都是「設計家」,設計自己故事傳奇的家;以家的裝置與裝飾彰顯自己家的屬性。在生長的每一段時間,生日的時候,結婚的時候或者是旅遊時,甚至任何時日都有紀念的需要。畢業之際,將證書施以裱褙,掛於房間牆上,使父母歡心,自己開心;出國遊歷,購買物品紀念到此一遊,並慎選禮物餽贈家人與朋友,並將她紀念裝置於客廳桌上,作為裝飾之用;因為喜愛流行藝品,因此購買藝品裝飾在玄關,時而替換,並藉這些事物告訴家人也告訴相關的親朋好友:我們的家是有意義與象徵故事的;我們的家是圍繞在有時間構成的歷史情愫,以及情感寄生的相關意義;象徵家的個體與群性組成的因緣情結,豐富的人生歷練與未來價值,宣示是「我們的家」。就如同美國一藝術家(國內有藝術家模仿其藝術也做相同意義的作品),用母親遺留的衣服布飾,綜合裁縫,重新設計製作成具有紀念性的被單,彰顯我的母親-我的生命的來源。


  從歷時整家的過程中,每一個成員皆負著未來夢想的設計者。從出生便烙印著身家背景的旅者,縱橫行旅在每一個生命時期的活動。一個階段又一個階段歷時應有的體受感知,接受一次又一次的磨練,使生命中刻印不滅的「傳奇」,儘管只是一個跑龍套的角色,也都是親自的演出,因此所有的故事情節都是豐富與歷史的,然而裝置的題材與裝飾的素材,也都隨之故事的傳奇性而誕生,並生衍其獨特的內涵。


 


  人有設計未來與設計家的理想性格與天性,一生中不乏以設計的心理裝置自己所屬的空間,裝飾自己的居室場域。很多時候我們是在實踐自己的人生理想與傳承「家」的使命,用一切力量形塑「家」的生命與家人的關係,對於家的設計無不用心極至;對於裝飾與佈置無不用盡心思。然而,在費盡腦汁尋求裝飾與佈置的設計同時,設計的需求面臨如何形成象徵自己品味的問題,想要尋找與自己契合的裝飾物品與家具;想要彰顯自己的個性與家人的使用關係,建立家的形象與相互之間感情的連結因素。於是,設計家時有許多需要「設計」的條件與要求,以及需要完成的使命,因此藉由設計師的幫忙,共同為自己的家做最為符合自己「家」的意義的設計。但是,家的完整意義是設計師不能共同生活一起去完成的,而家的歷史是需要依賴自己家人才能共同完成,設計師卻只能提供製作與形式外的的參考價值,提供意義象徵的居家美學觀念,以及製作表面的技術層面的輔助,對於內涵性與家的意義卻不能完全在設計師身上得到,反而需要反求諸己,從自己的生活尋找。


  對於設計家的使命,設計的重點是在於家如何被共同的家人合力建造起來,而在共時與歷時中予以紀錄;如何在相互的對應關係塑造彼此關心的空間,更進一步的在人生的每一段歷程取用紀念或象徵的事與物,以成家、傳家的意義繼往開來,彰顯自己的人生,建築在居家家的精神與內涵。


  設計家的重點與方向,即是在「家」的自身背景與歷程於共時中產生的,以人、事、物的遺跡作為運用的對象,所以裝置與裝飾空間遂成為構成家的語言。在設計專屬自己的居室,且豐富自己的家時,即人人都是自己的設計師,因此設計家意義與風格才藉此而展開。


 


  在許多時候,我們並不清楚人與生具有的內在,只知道人需要一個安居樂業的居所。而這祈求的內在因子,家只是最淺顯的安全庇護以及榮耀門楣的人生追求。然而在社會的商業意識建構的室內設計,設計師通常也只了解商業價值所建構下的意義,一般人多數也是隨者如此,更甚者以炫耀財富、面子作為家的設計內容,或以為物質是構成居家的主要建材,尋求物價的材料作裝潢彰顯的方向。


  物質材料有本其自體的構建價值的趨向,建築在居所是於庇護安全的結構與人生價值的,若以居家的使用與人自身的情感寄託,建材並不是物質材料上的價值,而應該是時間與人的互動所衍伸的實用價值。


  別為商業設計與商品化的混淆,「家」不同於任何的空間形態,自有其目的與象徵的實質內涵;活著是自己,生活空間可是伴隨著生命的成長,愛家如同生命的珍惜,記錄著自己的所有過程,所以別忽視「家」的存在與設計,以及其意義的實質與象徵。

創作者介紹

【養樂多木艮】生活事務室內設計工作室

養樂多木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