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興家設計子懿&京儀的家(幸福滿滿宅一起的家)(三)



宅一起的起居活動的空間。


他們都是電子科技,所以他們就宅一點生活(是啥麼關系?),但這宅是居家生活的感受,不是裝潢極簡的商場風格;原來他們還是會很享受居家生活的。(阿碇、子懿&阿雪、阿碇小弟。)


       因為阿碇的關係,所以我們也很有緣的從興家客變的一年多以前認識到現在完成興家。


       他們家是汐止瓏山林長堤,因為與阿碇是鄰居,於是透過阿碇的介紹才促成興家的合作。


       這樣的認識因素也很有趣,他們一入門就直接確定興家的事務,希望一些客變的處理以及屋子的使用規劃。這樣的關係真要謝謝阿碇的大力推薦,也是素昧平生的只是興家的認識關係,就對我極力的關心。


登對喔!


        阿雪就是京儀,第一次從電話中聽到的聲音覺得好奇怪,因為她的聲音的辨識度很高,略粗嗓的令人印象深刻呢!呵呵!這是特色喔!


  平面規劃圗的安排。將活動的設施設在中央,讓使用者集中在中央而能管理所有的空間。這樣一來可以使窗戶得到使用,人就可以完全的充分都用到每一個空間,即使角落也都沒放過,還能成為舒適的端景的使用。


        由於是預售屋的關係,有些緊迫在客變時間的要求,但也不算短的時間,對於格局等設計事務的討論反覆好幾次。從房間使用數、生活的活動、作息、樂趣(不是興趣)、居家意義與感覺都做了討論,重要是想像的生活形態是啥的思考。


  牆壁有他們的同心的畫作,放在玄關走道上。這櫃子作為玄關的使用,一樣是實用家具的收納功能。一張椅子作為穿鞋的設備。


        我很在意居家活動的快樂感,是啥麼活動在進行時,活動的使用配合是如何同時進行的,而得到活動愉悅在家庭的樂趣是如何產生與想像的。那是人的情緒。


        所以我聽到的是,多數在未有專屬立身安命的家庭時,使用的空間都是在封閉的房間渡過,或者在租賃的房子,被障礙的使用用限制下生活,因此使用者不敢過多的 奢望。於是,居家經驗多數都不理想,是受挫的空間以及封閉自己知覺的生活。不理想的原因是受限心智與空間的操控,沒有自主與想像的生活方式,儘管也曾經與 父母一起的家庭空間,也都因為居家設計與使用空間的觀念不佳,生活空間不如人的需求渴望(基本人性的需求),所以因生活空間生病的人很多。


走道的使用即是玄關,點飾或者成為事務使用都是很好的居家空間的利用。居家設計盡量避免過度裝飾性的裝飾,而應該是實用性的裝飾。


一些小玩藝兒都是生活時間的點滴累積的,可以是居家的擺飾。但要會懂得如何陳列才好。


        我 說過子懿好傳統的感覺呢,似乎心態都比我老一些。格局是三房,但在一般室內設計的做法是,一主臥、孩子房,接著是客房與和室,或者就是書房。我常在課堂上 笑這種格局設計的一般想法的可笑處,問學員作和室的用途是啥麼?規格化的空間規劃是給誰使用的?既然為了使用者專屬規劃了,規格化的格居符合你的需求嗎? 而需求因格局的關係為何?你的使用需求是啥?


        一 般人都有一種想法,也就是中國傳統思維下的觀念:所謂的裡想是不存在的,要現實就與理想是背離的,而理想就是遠離塵囂與世無爭;說白的就是教人不要有理想 的生活想像,認命就是宿命(集權專制的政治教育的愚民政策;表現最愚民的傳統文學_直到現在還是重釋老莊思想、歷史大劇的推崇而不是反省與評論。),連生 活空間都要受窒於不可想像。


獨立的家具一牆面的比例擺設的,可以強化出家具本身的造形美感,加上距離的景深比例。


       不 過我很抱怨為啥麼生活空間都不能隨心所欲,連色彩的感覺都會被抑止。色彩是自然界賦予的,所有的感官是不能避免的,那是天生俱有的。而風水說卻無視於色彩 的屬性也不懂生心理的變化,所以胡謅於功利與威嚇的說法抑止愚民。唉~!可是人為啥麼不能相信自己,卻願意被威嚇恐嚇在風水的胡意邏輯中(如果可以踩小人 襪或吹(摧)笛子就得逞好運的話,那一生的命運就靠隨身隨時吹笛子穿踩小人襪就好了,一路平步好運到青雲。


  事務桌是居家的管理中心,對於居家空間也要有管理的概念,凡是空間的使用就一定需要有管理,只是性質不同罷了。這桌子好大,不過儘管多大還是有限制的。他們也使用mac耶!


        對 於子懿&京儀的使用空間已經做了很大的改變,空間開放了,原本的書房或客房的想法都突破了,把生活空間的使用運用的更寬闊與更舒適,當然這在小家庭中可以 得到最大的空間滿足。我們把牆拆了,因為我們早知道客廳的起居空間是絕對不夠的,原始的格局讓起居客廳變成牆面對著牆,眼睛只能是3~4米之間的焦距,身 體的走動只能有一條走道進出廚房與房間,人是無法雙手開展與踢腳,更不能連結生活活動的舒適感受,這樣是密閉的與限制的空間的格局,不符合人身體活動應有 的特性。


任何角度都能管理到,對於需要照顧的家庭運作的使用者,比較能有效的掌控整體。


起居空間的電視機視生活活動的一部份,絕非與肯定不是主要的,若讓電視牆變成起居客廳那就玩玩了空間,生活不再以人為主了。


        於是,牆拆了吧!書房別當成是K書中心的使用吧!讓眼睛的視線前進多一些,像是相機鏡頭的焦距一樣,可以有變焦的,也可以定焦著景深的,使視覺的舒適增加、空間的層次更豐富,人的身體活動就更加順暢無阻。


色彩是天生賦予的,生活的空間也是彩色的才對,絕非一般設計師說的,有顏色會亂與不舒服與適合,而極簡與光亮的或時尚低調的廣告樣品屋子,才反而不適合人居的空間。


        像 這種焦距的觀念就同美學欣賞的觀念一樣,如民初作家王國維、朱光潛、宗白華的美學論述的觀念(其實都是西學的裡論如克羅齊…),欣賞者要有與被欣賞對象保 持一點距離,用一些距離來感受對象所呈現的美感,拋棄功利的想法以心智與經驗面對她的純粹,或者……(書都離的太遠了,幾乎都快忘掉當時念的內容了。)。 當然,美的感受因素是複雜的,最基本的感官是要保持一定的視覺比例的距離,才能看到最完形、整體的造形美感。


      子 懿喜歡安定的舒適感受,大概還不能馬上接受和別人不太一樣的居家空間,所以就略微的前進改變,一點點的接受不一樣的想法與做法。從空間感破除了開放的使 用,擔心書房的功能是否可以同時共用的想法,以及居家活動的空間與氛圍。當然囉!很多的不一樣其實並非真的異樣的,只是在於生活使用中的觀念的增加,如活 動空間與視覺空間感,使用空間的功能要求,還有實用觀念的使用態度等。


生活空間絕不能只有一種空間功能,當客廳只是一種視聽功能目的時,也代表這使用者的無聊,絕不會懂得享受居家的樂趣。


        和 往常一樣,空間比例、視覺比例都依附在距離的作用中,所以我還是會在意電視與牆的比例,以及使用空間整體活動的比例上要求多一些。因為這些因素是破壞使用 空間的美感的最大問題。除此,活動空間是涉及整個空間層次與活動最明顯的地方,往往多數人都無法認清這一現實,導致使用空間的不足,因此家具與活動的配置 問題也就是比例的問題。這些觀念都與他們倆溝通過,讓子懿&京儀理解分配空間的原因於何。


看不出他們也是電子科技的工作人。生活的舒適與休息是藉由愉悅的情緒消除的,不一定是休息著才算是。二個人一起完成一張圖畫。


        其實,對於每一戶興家的人,我都是如此要求的,只怕一些人已經是制式化了,只想要求規格化的產品的,想要和一般人一樣就好的,就無法認識與接受生活感的觀念與生活形態的意義。這一點是最難交流的地方,因為他們已經社會化與制式了。


  二個人共同的記憶興家的紀念,是生活空間最具有裝飾的裝飾品。


  窗簾是可以設計不同形式的,總不能每一片窗戶像是掛上床單一樣,就是一張布懸著。


       為了強調生活感的居家風格,我極力的置入空間感與手作感的觸覺,希望他們能試著體會生活的美感與參與,為自己的居家感受多一些想法與理想,處處都能有與自己接觸的紀念與親屬作用,讓生活有自己的個性與特色,以及美的意識多一些。


       子 懿&京儀是一種恬淨的氛圍沙丘風景的土黃色,是大地色彩的安穩與輕鬆,雖然不是彩度的刺激感,活力也略小,但生氣與活動感仍舊,是舒適溫和休憩的空間。子懿把沙發都認為像是黑色一樣的皮件,有一種穩重應該的秩序,顯然他還有傳統的一面,因為家的樣子應該就是如此的。不過我給予的刺激應該很多的,把開放的用 途就硬生生的給他接受,還把色彩與使用方式都加進去的。這些都已經超出他所認知的狀況了。難能可得的了。


       京儀倒是還都能接受,是比子懿多一些可以敢變化的意思。所以他們倆的意見溝通時,好像是我惹起的一樣。


       大 地沙漠的黃色加上天空藍的就是風景的意象了。他們家就用這二種色彩配置於家的牆壁上。棕黑色的家具沙發加重了沈穩恬淨的效果,是安定的作用。為了不使空間沈悶停滯,色彩的配置是很大的問題。於是,主調就落在於穩重的大地色彩的使用。當然,棕黑色是主要的穩定顏色,就同之前講述的黑色效應一樣,視覺空間重要的色彩。


  吊燈是點飾空間的,除了照明外,空間的層次就全仰賴燈飾的設計了。


       由於穩定的色彩,難免會有停滯消意的問題,配置時就盡量的用一些彩度高的色彩來提醒空間的情緒,視覺也就多些景深與焦距的調節。所以,橘色的抱枕、藍色的畫、紅色的裝飾品,都可以提醒這空間的,加上窗簾的色彩與樣式的變化,居家的個性可以多活潑一些了。


天花板的設計將起居空間形成一個中心,以區分整個空間上的秩序。這種秩序也是目前坊間以樑為區隔所作的天花板所缺法的。


一張沙發與窗景形成一種功能,而窗簾也可以點飾窗景的景深。


 


        因為子懿太悶了。呵呵!反而京儀開朗多一些。不過那是成熟的樣子,應該是的!


        生 活空間的起居使用也是往往造人在家裡無聊的地方,起因都在於起居的活動太弱,而形成無聊原因的設施就在於過於著重視聽功能產生的障礙,把活動的多元可能抹 煞於生活外,使起居只有一種行為活動的功能。我特別注意這一點,因為深怕使用著無法善用僅有的起居功能的空間,不該備齊它功能取代掉起居家庭應有的氛圍與 實用性。關於這一點,子懿肯定與我為難,因為我要求與建議電視機要小一點的比例,讓生活有多一點其它的可能。


  電視的牆面是可以依比例規劃的,但不依定要42吋的電視機,因為越大的尺寸往往更需要越大的空間來使用,所以不要把自己的空間當成無限深。依牆面為比例是一種方法,也可以醫生活活動的使用頻率的設計。


        呵呵!電視機果然大了一點。買了較大的電視機使得子懿還不好意思,以為壞了我的規劃。這倒也是,因為電視機的確是大了一點,再縮個2寸也好。


起居客廳是一種氛圍,每個人的居家感受不同,但都要一個性與特色來塑造。


       這 次的起居氛圍稍微低調,但不是矛盾的奢華低調,而是氛圍感官的視覺與生活感的中性低調,不是大放大厥的刺激快感,是漫漫情緒與舒緩平和的視覺的生活空間。 我笑稱子懿老成,有傳統生活家庭的場景的影響,因此對於家庭中的某些家具與使用是存在故有的印象,所以居家空間的設計就受到這樣的一些方向的影響。


        生 活空間如果要有風格的說法,那就是簡約囉!生活很簡單,但活動要很多,住在家裡的人才不會無聊。沙漠色彩是中性的,平靜的感受很優哉,素淨秀氣是平和的, 是適合以書房為主題的起居空間的色相,讓人可以平靜心情卻還可以有舒緩的情緒,也可以是種享受自己的感受,不至於像四周白的無精打彩(沒有色彩配置的規劃 空間。)。


       起居是開放空間,讓生活活動的人完全可以面對居家活動的需求,是釋放人可能被密閉空間掩住的情緒。


  黑色沙發很難融入居家生活的空間,但卻往往被一些想炫耀的想法來選擇,而不是一黑色可以呈現啥麼感覺來選擇。


        沙發選了黑色,對這黑色的選擇實有點忐忑,因為我一直有曾經看過家裡擺黑色大沙發的景象,而且是很多人的家都是如此,以黑就是大方的觀念,家裡在三~四坪的客廳裡,硬擺上1、2、3人做的黑色大沙發,擠得客廳水瀉不了,所以有這種黑色沙發恐懼的後遺症想法。


 


        原以為年輕人會選擇的是彩度一些的家具的,不過子懿選擇黑色,我在猜想他是否是那種處女座的土象星座,比較會受既定印象的影響,而且還那麼一點固執(呵!我想多了。)。


       用 黑色的沙發給我一點難處,我得要突破曾經難堪的印象,將黑色的感受融合在土黃沙漠的氛圍中,如果只是一座黑色沙發,那處在沙漠色澤之中,且被包圍著,那是 多難堪不適的感覺呀!我心中有底,黑讓它去黑吧!他是雅致的,不是一般印象的黑頭車的大器印象,不須要既定黑色的觀感影響,而是在於整個空間如何可以讓黑 色成為舒雅的、文雅的、以及風雅的氛圍。


黃昏光線從窗簾空隙照射進來,把屋子的沙發、桌子染成一些紅,所以這光景位子是可以欣賞到黃昏景色的。



一個空間分布不同使用功能的區域。這是原則。


        很多大而不當的豪宅喜歡用黑色沙發,因為他們都是有食古的影響,以為氣派中要有金黃、黑色、以及閃亮反光,還要拋光,讓氛圍是緊張的而不自知(因為感覺不到與無法確定自己的認知。)。反而對於顏色有莫名的恐懼害怕,不敢去使用色彩的感動特性。這是可惜的感覺失落。




待續下集~~!


興家設計子懿&京儀的家()
 


黃林 家有囍事(ㄧ)

養樂多木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