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居家創意空間美學」課在科學城社大的日子_雜感


 


  一眼望前筆直的高速公路很適合飆車,但其實高速公路不適合筆直的設計,只有市區道路因為便利性規劃才會用筆直的馬路;原來寫作的人都寫錯形容了,因為要寫出美感所以極盡感性的形容。


  每個禮拜我都需要往返新竹與台北之間的高速公路,在午後心裡就有滴咕行程時間了。好多人問過我怎麼去新竹呀!這很難回答,原因是做一件想做的事需要有理由嗎?或許我們的思維都習慣了社會目的,任何行為似乎都需要藉於價值的合理性當作驅力,要不然所做的事若不合乎多數人的思維價值時,這人可能會被冠上阿達的誤解。


  不過我不是阿達,因為合理性的價值觀與阿達沒有因果關係的。


  所以往返的時間也維繫了至少二年吧!高速公路算是最熟悉的道路了,沿途是沒啥景觀可看,也許是我無暇於風景,不見得好風光。不過,在一次從下課回家時,也是第一次在新竹上課的那一天,發現台北的夜景竟可以在高速公路上看到;那個景色是突然映在眼前,而在剎那的感覺竟然的和車子的速度混在一起,像極了飆車飛躍在很多霓虹的都市之上,高高的飛行略空,然後呼嘯而去的快感。哇!我讚歎了一些景觀,也不過是一小段的驚艷。


  雖然不是特技飛車的快感,但是似乎是前所未有的感受,於是,往返新竹的事情總和這一件經過連結一起,只要在回家的這一段路途上,總會期待一次的呼嘯飛躍的情緒發生。


  當然,這樣景色發生不只一件,同時的趕場時間,曾遇到星空大大的一輪明月,大到有些驚奇,紅色極端的像是火星一樣;就這麼巧,雨下豪大讓人眼睛的看不到前景,白白茫茫的像是雪花世界,一樣的驚異怎麼會這樣。然而這些景都這麼發生在飛奔往返之間的高速公路上,也讓我不喜歡出遠門的人,有機會驚嘆外頭的現實世界是多奇妙。



  對於美的發生就是如此,只要原來是苦的再加上另一件是喜的,二件事連串一起,甘味滋甜也就能產生。就像是喝苦藥時一樣,因為怕苦所以加上一點糖攪合,於是喝了病就好,藥也就不苦了。或許是這樣的關係,自古的美學意識總這麼教人的,用一些觀賞的距離,將身旁的事物挪前一些,讓自己稍退幾步,用整個視野來看身旁的事物,結果可以發現,整體給予的用處是在短距之間無法窺視的,不能專尖於計較利害間,也不不可以於無意的要求,更不許把細部看成山一樣的洞而斤斤較量,這樣美的意識才會和人的心情結合在一起。


  情緒影響人很多,任何事物都可能影使人的生氣與否,這個生氣被視作為是「情緒」。或許是吧!如果沒有情緒,喜、怒、哀、樂就變成索然無味了,就算是吃龍肉也可能也沒有啥味道了。人怎麼辦呢?


  當然,我的工作與教學內容是希望往這生活趣味去發展,在居家的實用處去發掘,所以居家、生活、空間、人文與美術,可以提供視覺、觸覺上的趣味,交流居家生活中可能擁有的知覺培養,讓生活不用吃龍肉也能有風味。


  問我為啥麼去新竹一段路去上課呢?結果,似乎沒啥理由,不需要合理性的普遍答案,或者目的性;也許很單純,或者就走到這兒,然後就自然被安排在這,就說這是「緣」好了。


  有人說星座、命理與個性使然的行為,有人會是目的,有人會依興趣,還有人會因為理想。不過我不知道自己該依啥麼為趨力,可以讓自己做了這件事。其實這麼賣力的人很多,可以連著一生至終生服務人群,而且是無代價也沒被認同。像我這樣的人也不過糊口依著興趣而做,但熱情與衷心無法與付出熱情的人相比的,所以問我怎麼來新竹科學城的地方上課,只能就這麼簡單說:只是來回的通勤而已。 


  還想起剛來這兒的時候,那是二個不同的城市的連線距離,空間感是用幾十分鐘來計算的。那一年的當天是好天氣,我約著是下午來和李校長見面,經過一番說明認識,然後就順利著等招生開學。我算是新人,也啥教學經驗,看著人多還會難為情的。原本就知道這室內設計的課不容易有學生,況且課程內容也不是市場要的趨勢,學著還有些難,要招生應該實屬不易。不過往事已矣!只記得是好人、好事、好天氣與好地方。而說著好是,因為這兒辦學很認真,對於不熱門的課程也會很積極的推廣招生,而我的課就屬不熱門的,也是我感動的地方。


  推廣的事務本屬不易,又非商業利益卻要有社會服務的熱忱,也是件社會公益的事。現在看看社大已經十年了,那是不容易的時間,可惜我不夠資深,沒來得及共事第一年社大的辦學樣子,而在如今的第十年之間,我才遇到這十年後的果實。榮幸的機會試著去感同過去,過程該有多少的記憶與共的起伏心情,以及艱辛、甘苦滋甜的情緒奔忙,但是否能有深受呢!


  十年久嗎!對於親身與共的人應該是記憶猶新,好像是一晃眼的昨天。感動的人該是校長本人吧!想必一定是。


 


  回頭看的多數是記憶猶深,想當初爾所以如此的堅毅與現實,拋諸腦後的情景像是即時的如蒙太奇可以歷歷於目,個中滋味是難以道說清楚的情緒。回憶是「美」的,因為意識與經驗的揉合,然後付出的「感情」以及「時間」的沉澱,醞釀的滋味有如埋於地窖的「女兒紅」一樣。然而,時間雖可以沉澱,但重要是裝桶提味與等待的心情,若沒有心與時間的提味等待,就沒有陳底的撲香好酒味。而時間就等於最佳的賞味標準,所以一個十年的滋味是一個賞味期,接續的埋藏又將是等候賞味的時間。如今,社大又再做窖藏的動作了。


  我可沒有十年的等待,因為我當自己還是年輕有餘呢!不曾有十年的滋味,也許會是遺憾。不過我在社大的幾年,卻可以遇見已十年的情景,實屬不易;用這二年的光景看到十年社大的佳景,才知道十年是十年,用心十年與就過了十年是不一樣的。而我是就過了這幾年,還是用心過了這幾年呢?那屬於這裡的工作人員呢?


  往返的幾年時間,學員總是稀稀落落著出現,不管是幾人的出席我總無法記住他們的名字。坦白說,我不記得學員的名字,連校長名字也不記得,但看到校長本人我是記憶深刻,只是不能用名字來連結而已,所以只記得誰是誰的臉孔。看來我是屬於視覺圖像記憶的人,對於符號文字很弱,所以無法記住名字,可能是小時候的學習經驗受挫,懼怕於文字符號使然。這一點倒是很對不起上「居家創意空間美學」與「空間美學隨意走」課的學員,我記得住你的面孔卻說不出你的名字,而當我對著你笑笑著胡言ㄟㄟ時,請別打我,我只是認住你的容顏而不認識名字而已。


  還有,在這一段時間的教學過程,課程內容過於專業不易懂的擔心,好像是要回到教科書一樣的索然無味,這對我嘻嘻哈哈與隨意的個性是很難過的,也是傷害腦袋的。原本居家就是很生活的事,可是設計裡頭卻生得複雜很多,而這之間的關係卻不能三言二語說個清楚,因為有很多觀念於其中。於是困擾於交流是最大的問題,也請學員們再用一點小心思囉!可以的話多多佈置、裝飾一下居家,當作業喔!


  當然,這之間的學習有其專業知識或者觀念,深入的結果也容易造成學習的困境,不過這種學習的謀合還是需要人自己與時間經驗的累積而改善。所以學習不是困難,而是在於學習的心態如何,就像是十年的過程可以很簡單的過去,卻也可以很用心的過程。就看自己囉!


  生活有美學,居家有創意,休閒學習在科學城社大。希望在這社大窖藏十年的第一年,「居家創意空間美學」、「空間美學隨意走」的課程能多深入平常生活的學習中,可以共事在社大以後的另一個十年。


                                       居家創意空間美學&空間隨意走  木艮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養樂多木艮 的頭像
養樂多木艮

【養樂多木艮】生活事務室內設計工作室

養樂多木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