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一張沙發­­




  萬萬的不能想到這沙發沒有一張在屋子裏,可我卻早早的想要一張沙發可以躺,更希望那是懶散頹廢不要工作的lounge空間。


  那制式的時間,會著一群人的駐留,往往在九點遲到的早晨;大大的空間有十一坪使用,張羅著畫架與畫具,椅子各會著二隻腳在下。在這一空間裏彎腰不行,只能話說,還需要面對著我走動,像個巡守的來回動線,更不能容身我另一個工作的桌子。


  繪事空間自由的很,可是卻不能獨自不受干擾,而另一張桌子是設計工作事務桌,不過卻居無定位,常要隨著繪事工作後,才能為我服務,所以生成妄想lounge的空間。


  原來,我的工作不是沒有專屬空間,只是基於心理因素罷了;由於工作用的畫室也是居家,工作僅能窩在另一個小房間裏,然而密閉的小空間並不適於人的行為意識,會使眼睛迷糊,景深無法對焦,而緊面對著四邊牆也會是壓迫多一些,所以不能為工作後的生活帶來舒適與慰藉,於是渴望沙發的懷抱。



  不能忘懷的沙發其實對工作是沒有幫助,但對於人卻有安撫情緒的功能。原來,沙發像是情人的吻擁,或像是母親一樣,芬芳著人的愛情,包覆著身體給予了溫暖情懷的依靠,因此親屬著人性關係與身體的現實需求。


  不得已,工作依舊的我,對沙發竟是念念不忘;那懷抱僅是渴望,於是畫室仍然制式著時間,會著一群人的畫架與二隻腳,等待著繪事完成才生成我容身的事務桌使用,那lounge的空間沒了。


2007/1  木艮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養樂多木艮 的頭像
養樂多木艮

【養樂多木艮】生活事務室內設計工作室

養樂多木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